鸸鹋Emu

鸸鹋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鸟纲 Aves
目: 鹤鸵目 Casuariiformes
科: 鸸鹋科 Dromaiidae
属: 鸸鹋属 Dromaius
种: 鸸鹋 D. novaehollandiae
分布: 澳大利亚
鸟类
物种概述Summary
中文名:鸸鹋(拼音:ér miáo);
英文名:Emu;
学名:Dromaius novaehollandiae。
鸸鹋,是现存世上除了鸵鸟以外最大的鸟类,为鸸鹋属唯一的物种,虽然它还保留有一对细小的翅膀,但已经不会飞行。鸸鹋的羽毛很柔软,毛色通常都是啡色。由于仅分布于澳大利亚,是国徽上的动物之一,也译作澳洲鸵鸟。鸸鹋日常的食物有榖类、花朵、果实、嫩芽、昆虫、幼虫或任何可食用的东西。野生鸸鹋寿命大约10岁。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列为:无危(LC)

体长:

身高: 1.5-1.9米

体重: 30-60公斤

生命: 10岁

食性: 杂食,花朵、果实、嫩芽、昆虫等

繁殖: 每次产卵7-15枚

习性: 友善、独居、擅长奔跑

分布: 澳大利亚

外形特征Description

鸸鹋虽然它还保留有一对细小的翅膀,但已经不会飞行。鸸鹋的羽毛很柔软,毛色通常都是啡色。身高由1.5-1.9米,体重30-60公斤,而雄鸟的体型通常较为细小。他们可以以快速和省力的小跑走很远的路,冲刺时最快速度可以高达每小时50公里,每跨步可达3米。 鸸鹋有三根脚趾,这种适应奔跑的情况在其他鸟种身上也可看见,例如鸨和鹌鹑。鸵鸟只有两根脚趾。

生态习性Ecological Habit

鸸鹋通常居住于人口稀少的地方,但不包括密林和沙漠。它们逐水草而栖息,是鸟类中的机会主义者。它们爱追随雨水,鸸鹋还是游泳健将,能够横渡河流-这只是它们每日浪荡四方的一部份。一般而言,鸸鹋宁愿在水中嬉戏而不愿渡河,如果在日间遇到溪流,它们会倒卧在水中,洗涤一下羽毛。鸸鹋很友善,若不激怒它,它从不啄人。 鸸鹋日常的食物有榖类、花朵、果实、嫩芽、昆虫、幼虫或任何可食用的东西。为帮助消化,他们还会吞下小石头。虽然鸸鹋经常都会吃掉农夫的农作物,但由于它们亦爱吃农作物的昆虫,使农作物生长的更好,澳洲的农民对他们又爱又恨。 鸸鹋基本上是独居动物。它们在到处寻找食物,虽然有时似乎成群活动,但这并非真正的社交活动,而只是在各自觅食的路上相逢罢了。 西澳的鸸鹋迁徙根据季节而定:夏季向北走,冬季向南走;但东部的鸸鹋迁移郤随意得多。鸸鹋每天正常走10至25公里,所以每季迁徙1000公里也是等闲。

生长繁殖Growth and Breed

鸸鹋在仲夏时间配对,一对约占领30k㎡的领域。天气凉下之后,雄鸸鹋体内激素变动,食欲下降,开始在地上用树枝、树叶、树皮和草建巢。鸸鹋或出双入对,或三五成群,极少见有独行的。鸸鹋的成熟期长达3年,一只成年雌鸟只在每年的11月至翌年的4月产蛋,每次7~15枚,而孵卵的责任由雄鸟来承担。在整个孵化期间,雄性在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几乎不吃不喝,表现出极强的“父爱”,它们完全靠消耗自身体内的脂肪来维持生命,直到小鸸鹋脱壳而出。每次孵化后,雄性体重会降低许多,雏鸟出壳后,仍由父亲照料近2个月。 虽然有雄鸸鹋坚守鸟巢,但鸸鹋蛋仍然常被偷去,其中以巨蜥为甚;不过据估计,每五只孵出的小鸸鹋当中,有四只可以平安长至成年。鸸鹋幼鸟有纵向条纹,能帮助他们伪装鸸鹋是早成雏,新孵出的小鸟很活跃,几天之后就可以离开巢。开始大约25厘米高,身上有棕黄色的条纹。3个月之后条纹淡化消失。鸸鹋父亲至少抚养它们6个月。雄鸸鹋往往会收养任何流浪的雏鸟,只要这些小鸟不会大于雄鸸鹋自己的孩子。小鸸鹋长起来非常快(一周最多可以长一公斤),12到14个月之后就长成大鸟。它们很多和父母继续一起生活6个月,之后分家开始抚育第二代。野生鸸鹋可以活10年,家养的可以活20多年。

地理分布Distribution

分布于澳大利亚大陆,但是在开阔地区比较常见,而在山地和茂密的森林等地比较罕见。

亚种与分类Subspecies and Taxonomy

鸸鹋 Dromaius novaehollandiae ,鸸鹋指名亚种,也是显存数量最多的亚种。
袋鼠岛鸸鹋 Dromaius baudinianus,由于狩猎及频繁的火灾,大约于1827年间绝灭。目前在袋鼠岛上的是1920年代从大陆运输过来的。
小王岛鸸鹋 Dromaius ater,大约是鸸鹋的一半大,1805年被猎人杀尽绝灭。一些个体曾在巴黎饲养,最后一只在1822年死亡。

进化过程Evolutionary process

鸸鹋所属的平胸总目与现在能飞的突胸总目的鸟分化很早。8000万年前在澳洲平原奔驰的鸸鹋与现今的鸸鹋构造相当接近;恐龙横行时,它们的始祖已经出现。澳洲大陆随着向北移动而变得愈来愈贫瘠、灼热和干旱,鸸鹋为适应气候和环境,逐步进化出一些特殊的功能。 天热时,鸸鹋会伸出舌头喘气,急促地呼吸,通过肺部蒸发水份来降温。它们能整天不停喘气,而不会受血二氧化碳含量过低影响,但必须每天饮水以补充体液。不过,鸸鹋不会浪费水份:它们在天气清凉时正常呼吸,鼻腔通道的多重大皱折令吸入的清凉空气变暖,同时把鼻部的热力带走;呼气时,较凉的鼻甲骨会令水份凝结,以供吸收再用。 鸸鹋的羽毛颜色清淡,只有尖端部份为黑色,羽毛尖端部份吸收阳光的热力,内层的羽毛则形成隔温层。鸸鹋步行时速为4至7公里,形成的气流仅足以带走羽毛尖端的热力,因此当其他动物要遮荫时,鸸鹋仍能在烈日底下觅食。

生存状况Living Condition

鸸鹋目前在澳洲大陆人烟较少之处仍然普遍,数量则因雨量多寡而常有改变,低至20万,高至100万,但通常也有50万之数。 19世纪初,欧洲人用猎枪把两个种和一个亚种的鸸鹋灭绝,而且还竭力要把剩下来的也消灭掉。不过鸸鹋能在荒芜广宽的平原上隐藏起来,从而躲过了劫难。畜牧业认为鸸鹋与牲口争夺食物和水源;当然这指控也是真确,但却忽视了鸸鹋作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对土壤的帮助、和吃掉大量蝗虫和毛虫等害虫的贡献。 种麦的农民则比较担心了:因为鸸鹋既喜欢吃柔软的麦芽,也爱吃成熟的麦子。更坏的是很难用栏栅阻挡鸸鹋,即使它们不是为吃麦子而来,也会把它们沿途的成熟麦子踏平。1901年,西澳洲的农民筑起了一道1,100公里长的高围墙以阻挡鸸鹋。虽然这道墙保护了麦子,但郤同时影响了迁移路线;在情况最坏年份,多达5万只鸸鹋撞在墙上,活活饿死。 鸸鹋跟袋鼠都是澳大利亚国徽上的原生物种,但是他们在建国初期都没有受到保护。 1932年,在大萧条高峰期的一个干旱的夏天,西澳洲农民召唤军队参与一场“鸸鹋战争”,而且用上装在货车上的机关枪。几天之内,军队尝试与敌人交手,杀死了一些鸸鹋,军队也学到了一些战场上的快速动作。炮队司令马里帝兹(Major Meredith)少将其后说:“假使我们有一个师团有这些鸸鹋的载弹能力,这个师在世上便无往而不胜了。”由于不能决定浪费的弹药由谁支付,此次实验很快便结束。 1988年,鸸鹋早已受法律保护了,而西澳在对待鸸鹋方面不再愚昧无知,西澳政府向Willuna Station的土著发出了许可证,允许他们购买鸸鹋鶵鸟。各州的土著和欧洲地主于是纷纷学习养殖鸸鹋,鸸鹋商品的市场亦迅速发展。虽然最初的热潮随即冷却,但今天澳洲仍有约250个鸸鹋农场,海外则更多。
+4051
本文所载内容,大多来源于互联网,如有涉及版权隐私信息,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