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Wild boar

野猪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目: 偶蹄目 Artiodactyla
科: 猪科 Suidae
属: 猪属 Sus
种: 野猪 S. scrofa
        (Linnaeus,1758)
分布: 欧亚大陆、北非
哺乳动物
物种概述Summary
中文名:野猪(拼音:yě zhū);
英文名:Wild boar;
学名:Sus scrofa
野猪又名山猪,猪属动物。它们广为分布在世界上,适应多种栖息环境。野猪杂食,无所不吃。野猪会挖洞居住,且是唯一会挖洞的有蹄类动物。家猪是于8000年前由野猪驯化而成。野猪不仅与家猪外貌极为不同,成长速度也远比家猪慢得多,体重亦较轻。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列为:无危(LC)

体长: 1.5-2米

身高: 肩高90厘米

体重: 90-200千克

生命:

食性: 杂食性

繁殖: 一胎能产8-12只

习性: 群居

分布: 欧亚大陆、北非

外形特征Description

野猪平均体长为1.5-2米(不包括尾长),肩高90厘米左右,体重90-200千克,不同地区所产的大小也有不同。有些地区野猪的体重可达200千克以上,中国东北南部与俄罗斯远东地区产的野猪体重甚至达到将近400千克。 野猪的体型粗壮,头部较大,四肢短粗。毛色呈深褐色或黑色,年老的背上会长白毛,但也有地区性差异,在中亚地区曾有白色的野猪出现。幼猪的毛色为浅棕色,有黑色条纹。背上有长而硬的鬃毛。毛粗而稀,冬天的毛会长得较密。雄性野猪有两对不断生长的犬齿,可以用来作为武器或挖掘工具,犬齿平均长6厘米,其中3厘米露出嘴外;雌性野猪的犬齿较短,不露出嘴外,但也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生态习性Ecological Habit

野猪群一般有20只,也曾有超过50只。一般的野猪群有2-3只母猪与一群幼猪,公猪只在发情期才会加入猪群。野猪为了躲避天敌,白天通常不会出来走动。它们的食物来源很广泛,包括草、果实、坚果、根、昆虫、鸟蛋、大家鼠、腐肉,甚至也会吃野兔和鹿崽等。当受到威胁时,公猪会用獠牙来保护自己,没有獠牙的母猪会咬对方。虽然并非致命的,但这样的攻击会导致严重创伤。
野猪是老虎的猎物。老虎会跟踪野猪群,逐一地袭击它们,此方法曾完全摧毁整群野猪。老虎也会追捕野猪,但很少会如此对付雄猪,尽管野猪因自卫而杀死老虎的情况极为罕见。
狼也会吃野猪,尤其在意大利、伊比利亚半岛及俄罗斯。狼很少会面对面地袭击野猪,很多时会攻击它们的会阴,令它们失去平衡及大量出血。在以往苏联的一些地区,单单一群狼每年就可以杀死50-80只野猪。在意大利的一些地区,由于野猪大量被狼所猎杀,引发野猪发展出一种对狼及家犬较具攻击性的行为。
条纹鬣狗有时也会猎食野猪,但似乎只限位于非洲西北部、中东及印度。

生长繁殖Growth and Breed

雌性野猪一胎能产8-12只幼猪。

地理分布Distribution

野猪曾广布于欧亚大陆及北非地区,西至西班牙与摩洛哥,东至日本,北至北欧地区与西伯利亚,南至印度尼西亚、印度与苏丹。栖息环境跨越温带与热带,从半干旱气候至热带雨林、温带林地、草原等都有其踪迹,也经常闯入农地觅食,但就是没有在极干旱,海拔极高,与极寒冷的地区出没。除了青藏高原与戈壁沙漠外,它们广布在中国境内。


生存状况Living Condition

在近几世纪,野猪的活动领域因人类猎捕而大量减少。他们可能是于13世纪时消失于英国;英格兰北部于1610年确定已经毫无野猪存活,英格兰国王詹姆士一世试图重新引进野猪到一些国家公园,但因偷猎而告失败。自1700年后,英国就不再有野猪出没。 丹麦最后的一头野猪于19世纪初被射杀,于1900年代于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突尼斯和苏丹等地完全消失。它们已在俄罗斯大部分地区消失,尤其是阿尔泰山以西的地区。不过,在法国仍有很多野猪,且有增长的迹象。 于1950年代后欧洲和中亚的野猪开始回升:在1960年圣彼得堡及莫斯科的郊野发现有野猪出没;1970年再次于丹麦与瑞典出现,可能是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于1980年代则因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电厂周围的撤离区渐渐变成了野猪的生活空间;于1990年又有野猪迁徙到意大利北部。另外在英国也有大量野猪从笼中逃出,在野外成长,数量正在上升。 在香港,由于食物和水源充足,加上绝少人狩猎,野猪的增长颇快,甚至经常走入人类生活的环境。

野猪的英文介绍 Introduction

The wild boar (Sus scrofa), also known as the wild swine or Eurasian wild pig is a suid native to much of Eurasia, North Africa, and the Greater Sunda Islands. Human intervention has spread its range further, making the species one of the widest-ranging mammals in the world, as well as the most widely spread suiform. Its wide range, high numbers, and adaptability mean that it is classed as least concern by the IUCN. The animal probably originated in Southeast Asia during the Early Pleistocene, and outcompeted other suid species as it spread throughout the Old World. 
+3278
本文所载内容,大多来源于互联网,如有涉及版权隐私信息,请及时联系我们
香港湿地生物多样性普查